当前位置:首页  校园生活
合影 | 兰职青年2019孝道文化教育实践活动•13
发布人:谈存实 发布时间:2019-02-02  浏览次数:13

恰逢学校在举行孝道文化征文活动,我也看到了许多投稿者的文章。我想到了我的父亲。我和父亲性格大抵相同,都不善言辞,不喜欢把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。想到了与父亲的点点滴滴,我突然意识到:我竟然没有与父亲的合照。

小时候,我没有在父亲身边长大。父亲的影子模糊在我记忆的底片里,记不得父亲年轻时的模样,更无从重温在父亲怀里撒娇的那份绵软的感觉。在这个疲惫的午后,晕黄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老式的照相簿上。我费力地在大堆的旧照片里翻检,企图找到一张童年时和父亲的合影。整整找了一个下午,最终还是失望了。我跌坐在零乱的照片中间,嗅到那股陈旧的纸张特有的味道,一股感伤的情绪慢慢地在心里弥漫开来……

即便是生平第一次和父亲合影,竟也是别扭着。那一回,父亲带着我和母亲一起出游,我们在一块巨大的山石上照了一张相,黑白的,出奇地丑。照片上我和父亲隔着半人的距离,父亲因笑得过分,脸几乎变了形,我则将头扭向一边,表情尴尬着。那张照片后来竟被青春期叛逆的我偷偷地撕了。

以前的我总感觉我们父子少了一份惯常的亲热,我们甚至很少坐下来谈心。与父亲在感情上的疏离成为我最大的心病和遗憾,我曾经不止一次对密友叹气,说从未有过小时候让父亲搂抱的记忆,并且发誓将来有了孩子,绝不让他在幼年时远离自己。

直至到异地上大学,时空隔开了我和父母的距离。母亲经常在微信诉说父亲对我的牵挂,我每每放假回家,父亲总要上街买些鱼干之类我最喜欢的零食,父亲并不多言,而我在夜间用这些零食充饥时,常常能恍惚感觉到父亲传递过来的淡淡的关怀。

我是一个笃信感觉的人。后来每每感觉到父亲对我的好,我都会悄悄怀疑自己过去的那份感觉是否准确,并且后悔不该毁了那张唯一的和父亲的合影。而我相信粗心的父亲一定是早已忘了它了。

直到现在,当我回想生命中遇见过的许多人的时候,我忽然意识到,哪怕是我最亲密的母亲和外祖母,我都不曾有她们抱过我的记忆。这一恍悟或许在别人很平常,但它确实给了我大彻大悟的惊喜。我凭什么因自己并不切实的感觉而怪罪于同样爱我的父亲呢?

感觉爱也是一种能力吧,就像对幸福的自觉一样,倘若不会发现和有意地感知,那么不管别人如何爱你,你也无从知晓。

但愿我醒悟得不算太晚

  

供稿:窦剑飞

摄影:窦剑飞

二零一九年二月二日